左卡乐队:好久不见,现场见!

左卡乐队:好久不见,现场见!
初次接触左卡乐队,是在2014年,那一年网易云音乐风头正盛,那一年左卡乐队发布新专辑<我听见世界在说个不停>,初识网易云的三万君在一次日推里面发现了这个宝藏乐队,当时听的歌名字叫太阳和野花,和诗人海子的一首诗名字一样,所以三万君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乐队。 顺着歌曲点进了歌手页面,听了他们当时的两张专辑,一张<我听见世界在说个不停>,一张<The World I Know>,嘿您别说,...

有演出|远离夏日流量,倾听野孩子乐队”梦话”

有演出|远离夏日流量,倾听野孩子乐队”梦话”
很多人以为陈粒是民谣,赵雷是民谣,花粥是民谣,陈鸿宇是民谣...........等等一系列只要拿把木琴唱歌的都算民谣,求求你们!听听真正的民谣乐队吧!乐队的夏天风头已过,不妨静下心来好好感受摇滚乐现场的魅力吧!作为中国殿堂级民谣乐队的代表——野孩子乐队继2018年"大桥下面"新专辑全国巡演后,在2019年的下半年又启动了主题为【梦话】的新一轮巡演。 关于此次巡演,我们先开看一看官方的介绍吧:以下内...

九连真人因乐队的夏天大火?要论方言唱歌不得不提这些人/乐队!

九连真人因乐队的夏天大火?要论方言唱歌不得不提这些人/乐队!
乐队的夏天让很多地下的乐队走向公众面前,而全场作为全场为数不多用方言演唱歌曲的乐队——九连真人,他们一出场就吸引了众多人的注意,当然这与他们的音乐素养是分不开的,但令人耳目一新的方言演唱也为他们加分不少。一时间他们成了“吸粉”最多的新乐队(相对于面孔反光镜新裤子旅行团而言)之一。呸呸呸,我们是有情怀的音乐人,不玩流量小生那一套。 写这篇文章,主要来源于知乎上一个问题的一个答案,...

民谣为何如此好听?民谣歌手/乐队作词作曲套路全在这里!

民谣为何如此好听?民谣歌手/乐队作词作曲套路全在这里!
━━━━━ 赵雷又火了,民谣也第 n 次地成为“我觉得好听虽然没有理由”的音乐代言人。可现在,一些民谣身上人畜无害的清新感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在台上假装冷淡,却拥有海量张牙舞爪歌迷的“民谣歌手”,如同被撞坏的消防水泵一样漫天喷射情怀,管简陋叫质朴、把单调当文艺、称直白为情怀——有点儿可怕。他们生产的民谣,旋律质朴、编曲质朴、歌词质朴,就连设备都十分质朴(一把淘宝来的木吉他,加一部手机...

有演出|4.28许巍王建房烟把儿乐队西安四海唐人街同台歌唱,免票!!

有演出|4.28许巍王建房烟把儿乐队西安四海唐人街同台歌唱,免票!!
如文章的标题所说,西安四海唐人街4.28许巍王建房烟把儿乐队同台,免票!!嗯免票的意思是免费,就是人人都可以看的意思。为了这个新闻,特意抄了一篇写许巍的文章与大家一起学习学习。 文章的作者名字叫绿妖,这篇文章是十几年前发布的,现在还流传在互联网上。嗯,具体是2006年以前。 在电视上看到许巍,想起来8月份,他要在人民大会堂开演唱会了。 从地下乐队,唱到万人体育场,又唱到人民大会堂,他好...

[有演出]王喂马|我有小船千帆,南墙与我何干

[有演出]王喂马|我有小船千帆,南墙与我何干
『王喂马』是两条来自广阔天地间的汉子 他们的存在时常提醒我们 近在咫尺的繁华可能是遥不可及的 被遗忘的故乡可能是最值得珍视的 在低处的生活同样可以拥有在高处的灵魂 “有人减肥,有人饿死没粮”的世界 不是自我催眠就可以忘却的 人们都以为             他们疯了    骨子里对自由平等的追求炼就了他们的侠义心...

[有演出]五条人|阿珍爱上阿强,2018我们十七城相见!

[有演出]五条人|阿珍爱上阿强,2018我们十七城相见!
8月份了,下半年各大乐队的巡演已经安排上了,今天为大家推荐一只来自广东的乐队——五条人。初次听五条人是在2012年,那时候他们有一首歌叫<陈先生>,作为一个稍微了解点五条人的乐迷,都知道他们来自广东海丰,而这个陈先生就是海丰历史上的一个名人,同盟会的早期成员之一、民主党派致公党的创办人陈炯明先生。 1878年,伊生于海丰(海丰话) 1933年,佢死于香港(粤/白话) 1934年,其葬于惠州(...

[有演出]王喂马|南墙与我何干,唱歌就尽管唱歌!

[有演出]王喂马|南墙与我何干,唱歌就尽管唱歌!
2017年12月27日的苏州wave跨年,我认识了两个乐队,一个是一三,另外一个就是王喂马,当然王喂马并没有来现场,我为什么认识呢?是因为,所有的乐队表演完了之后,WAVE的运营人剪刀的翻唱乐队MR.WAVE最后翻唱了几首歌,一首是低苦艾的兰州兰州,一首是新裤子的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另外一首就是王喂马的骏马谣,我照例是记住了两句歌词,然后回去查的。 你要走,就不要再回头,你的北方,在日夜赶路哟。 ——...

[有演出]浮生之旅–2018丢火车乐队全国巡演第二轮起航

[有演出]浮生之旅–2018丢火车乐队全国巡演第二轮起航
  第一次听丢火车还是2013年,忘记了是什么缘由,听了一首丢火车的茶底世界--对我说红色不该遗忘,温度不迷茫方向不倔强。然后觉得,咦,这队还不错,正好赶上了2013年11月3号丢火车乐队“Delay延时”全国巡演西安站,为什么时间记得这么清楚呢?因为推送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刻意查了一下。在这前后到西安做演出的还有谁呢?后来火了的赵雷。  之后丢火车又出了其他的歌,我有印象并且传唱度比较...

【摇滚客】张晓舟:《民谣播种机还是民谣粉碎机》

【摇滚客】张晓舟:《民谣播种机还是民谣粉碎机》
几年前,有个好朋友说了一句口号——“民谣接过了摇滚的枪”,那意思大概是如今民谣比摇滚更劲。 也不妨接着说:后摇接过了摇滚的枪。但这种修辞方式就跟说“散文接过了小说的枪”一样奇怪。我不是说摇滚就有多劲,只是接过这杆红缨枪的也可能是空心人,民谣热或后摇热,同样容易陷入审美的惰性和表达的陷阱。 民谣容易变成一个越来越光滑越来越柔软的沙发,人们深陷其中,左搂右抱两个风情万种的情妇,一个叫乡...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