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有演出]萨满乐队王利夫|关于”输家”的独白

2018年08月22日 演出 [有演出]萨满乐队王利夫|关于”输家”的独白已关闭评论 阅读 2,023 次

萨满9月份又开始巡演了,据说还发了个新歌,我没听,正好公众号有几天没更新了,然后刚好看到这个,就抄了一下,大概浏览了一遍。

萨满乐队2018年输家全国巡演

讲道理,我真的很讨厌,对着中国人说英语的,尤其是大家都是中国人的时候,我也讨厌中国字里面夹带英语的。

也许他就是给自己写的吧,反正我抄来了。

大家都是为了生活,就这样吧。

这次没有苏州站,就算有我也不会去。

但以上,并不妨碍我抄这篇文章。


繁重琐碎的工作,囫囵下咽的外卖,角落等着洗的脏衣服,提不起劲参加的聚会... ...被淹没在日复一日生活中磨钝了光芒的我们,机械地撑过一天天。每天赶着点名、打卡、坐车、伏案,任何计划未来似乎都难上加难。

我们自嘲的说着自己Loser,淡定诙谐着无奈。

在这个充满变革和拐点的时代,甚至不知道是谁压迫了我们,为什么大家纷纷都病了。上帝轰然仆地之后,一切失去依据。社会价值或积极或消极着纷纷崩解,强人哲学阐释着成功,敦促我们乐观、确凿、热情洋溢。我们没法美化和撒谎,也无法对生活感受粗陋的判定,安慰剂式的进行自我授勋、加冕与救赎。

我们只能谨守心中的热爱,即便被视为卒子Loser,在无需向人证明的精神角落,活得盈滿生机和意义。

Losers we are.

这一次,我们为输家发声。

——秀动网·萨满乐队“输家·Losers We Are”2018全国巡演文案


关于"输家"的独白

(一)

我与自己相处起来并不轻松,因为我自认为是毫无疑问的人生输家,士话叫loser。这是我很早之前为自己打上的思想钢印。

低自尊( low self-esteem )是我精神世界里的本底噪音、日常生活中的背景辐射,无论舞台上如何commit to the moment,演出结束的一刻,都想把自己淡出到环境的底片中,与周遭-切相安无事。

自卑和自负伴生、一边回避一边讨好、日常缺爱又自觉不值得被爱、满怀希望的同时保有负面的预期、害怕失去索性先扯碎了给自己看、越是频繁碰壁越学不会拒绝、抱怨不被理解又时常缺乏同理心、把情商作为做事情的工具随时从兜儿里掏出来示人,却要提防自己毫无预兆开启emotional breakdow....连起码的自我价值感,都要先投射到别人身上,反弹回来的那部分,才获得在心灵的荷叶表面滑落一次的机会。

以及可以想象,原生家庭、性别歧视、职场骚扰、校园霸凌、刻板印象、中年危机、阶级鸿沟、消费主义、成功脱单的五个门槛、财务自由的九个阶段、社交障碍、矛盾依赖、同伴压力、FOMO、被动攻击、恶劣心境、边缘型人格、泛自闭谱系、创伤后应激、习得性无助、亲密关系恐惧、substance dependence、嗜睡或失眠、上面或下面ED、褪黑素、碳酸锂、百忧解、5HTP、二甲双胍、防脱洗发水..被这些关键词打扰而时常感觉卑微到泥土里的我们,是怎样一副群像。

于是,生而为人,感到骚瑞之外,还特别不耐烦。

(二)

古语云,esteem不够,ego来凑。曾有人讲过,喜欢摇滚乐的孩子内心是柔软的(当时的措辞怕不是软弱),也是很久之后才惊觉,一直以来 ,我都在拿摇滚乐做我的ego booster,无论是舞台上自我鼓胀的混蛋character还是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完成内化的硬核意志,对于平衡低自尊,都非常受用可能乐手、观众和从业者中有很多人拒绝承认这一点,但这是一种正当的、普遍的、经济的使用,无需感到羞耻。我是摇滚乐的获益者,于我而言,摇滚乐有益于人格健全,它是内心自我投影的missingpuzzle piece。

(三)

创作者最想取悦的只有自己。

但是,从一名听者或观众口中得知,当年写作的那些歌曲陪ta渡过了内心苦闷煎熬的某个时期,会让我隐约触碰到自我价值感的轮廓。尽管ta无从知道,由于自我认同度很低,这些作品从关掉工程文件那一刻起就再也不会完整播放一次, 以及在应用场所之外的任何地方偶遇它们,都会浑身不自在到迅速脱离接触。但没关系,原本只存在于我脑中的音景被实体化进而跨越漫长距离投射到另一个人的脑袋里产生化学反应,整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更重要的是,在你失意的时候觉得有首歌懂你,那个失意的写歌人觉得或许你更懂他,这种隔空bonding会告诉我,就算什么都是假的,至少当下的、片刻的真诚可以剖腹相见。

我知道心灵鸡汤闻上去都一股氨水味儿,当头棒喝一不小心就成了贩卖焦虑,想说的和能说的都不多,自己还灰头土脸,这幅德行的我又能为你做点什么呢?那我就戳在这里吧,允许偶尔倒下,永远再爬起来。为和我有相似自我认同的朋友和一切怀揣discrimination分别心的路人打个样儿瞧瞧:我们losers,可以是这个样子。你累了你趴会儿,没有人催着你get your shxt together因为真的没关系,让我们首先接纳和拥抱自己,在起身去和全世界打一架之前。

 一萨满乐队主唱王利夫

满洲?

之子?

骄傲?

可真敢写

以上,个人主观感受仅仅就是我,也就是这个网站所有者摇滚乐谈的主观感受,与任何人无关。

我确实挺喜欢王利夫的,包括现在,也不讨厌,甚至还是一如当初的喜欢,就是因为这人挺真的,而且够坦诚。

屁放完了,再贱。

巡演下个月就来了,爱看不看。

2018萨满乐队输家全国巡演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