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想我没病

2015年03月23日 音乐 暂无评论 阅读 4,887 次

我叫沈三万,可我的人却和名字一点也不配在我狂躁了第一千零一次之后我妈成功的断定我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于是我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接受惨无人道的治疗。

窦唯

我幻想着能经常看到那些书里面讲的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非常暴力的制服一个个张牙舞爪的病人,却无奈接触最多的确是那个肥的像猪一样的女护士阿彪,真的人如其名,若不是因为她沉迷于各种偶像剧,我真会以为她是个男的。

这是一个单间,来这之前的一个夜晚我似乎梦到了这儿,床的对面有一扇似乎可以望见外面世界的窗户,但却似乎从未打开过,盘旋的蜘蛛网让我有一种爬上去的冲 动,我应该还有一个病友,当我费力的向窗外张望时她会问我看到了什么,出于善良,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她窗外的窗外只不过是另一堵高耸的墙,我骗她说我看到了 一个女人打着一把黑色的伞蹲在门口每当这时,我那个病友总会无比激动的吼到:那一定是个蘑菇!好在她有非常严重的健忘症,以至于同样的问题她每天会重复至 少五十次,而我为了方便也会将同样的答案重复五十次,同样的她每天也会至少吼上五十次。

我曾经幻想着她有一天会突然有了记忆,知道了我的谎言后在傍晚将我赤裸裸的掐死,也无数次的幻想有一天她向我提出来自己想要亲自看一眼窗外的世界我没有答应,于是她变得比我还狂躁我死在了她的手下,她费力的望向窗外却永远也找不到那个蘑菇的失落,如果她懂失落的话。

护士阿彪在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看那种老掉牙的琼瑶剧,经常为了剧中的某个情节哭的死去活来,仿佛演的就是自己逝去的人生一般,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她总是 热衷于还珠格格紫薇眼睛瞎了的那一段,从我进院开始她就一直在看,每次都随着剧情的发展抑扬顿挫的嚎啕大哭,任谁也无法阻止,以至于到后来我可以清楚的记 得第几分几秒该是什么情节。

对于阿彪,虽然只看还珠格格但我还是给她取了个偶像剧之母的外号,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更贴切的称呼,虽然这个称呼我从没叫过,我曾试图沟通,当我潜意识了解到阿彪并不知道自己所看的剧名为还珠格格并且不知紫薇尔康为何人时,我放弃了努力。

老马是一个异常热衷于打麻将的人,但我从不承认自己也是一名资深赌徒,每次看到他费力的将四个人的牌全部垒好并且一人分饰四角摇骰子,看到他不停的在每个 座位上奔波着抓牌出牌却从来没有胡过,在一个吃完早饭的上午,我终于忍不住想要和他沟通,第一句话说出来时我就意识到自己错了“老马,你一缺三我也来加入 好不好哇!”“下次吧,今天人刚够”,我寻思着是不是出现了生面孔,却还见他自己一个人在牌桌上不断奔跑大汗淋漓,他的世界也像其他人一样精彩,我想。

几天后我转到了一个更高级的精神病院,听他们说我之前在一个单间住着但嘴里老是嚷嚷着要和阿彪一起看偶像剧和老马打牌,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我每天吼着说自己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蘑菇。

沈三万于2014年初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