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从 J Dilla 到 Illa J:Underground Hip Hop的传承

2016年03月07日 音乐 评论 1 条

2006年2月10日,义大利的杜林(Turin)正盛大地举办着为期17天的冬季奥运开幕仪式,全世界多达80个国家共襄盛举,代表奥运的五环旗帜于寒风中昂然挺立;但在地球的另一侧,一位名为「James Dewitt Yancey」的美国音乐製作人,却因为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斑症(Thrombotic ThrombocytopenicPpurpura)引发心跳停止而辞世。James Dewitt Yancey的死亡,同时也埋葬了「J Dilla」这个广为人们所知的名字,这个在Underground Hip Hop界至今依然影响深远并且被奉为圭臬的名字。

J Dilla

但,谁是「J Dilla」?

isqG9o0c
对于熟稔嘻哈音乐的人来说、对于音乐製作的人来说,J Dilla是耳熟能详的崇高存在;然而,对于一般听众来说,J Dilla似乎有点陌生。不过当你摊开90年代中后期以降的美国东岸与中部众多嘻哈音乐专辑时,J Dilla的名字将如影随形地在大量歌曲中浮现,如:A Tribe Called Quest的〈Stressed Out〉、Busta Rhymes的〈Still Shining〉、Erykah Badu的〈Didn’t Cha Know?〉、De La Soul的〈Skate Is High〉、Keith Murray的〈Dangerous Ground〉等歌曲,J Dilla在芝加哥、底特律、纽约等城市的嘻哈圈穿梭,以有别于当时主流音乐的创作模式,採样了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音乐,最后再以出色且充满现场演出感的鼓点,使歌曲达到超凡入圣的境地。在极简的音乐结构中,J Dilla型塑出无比的美感,简单的旋律与节奏loop,却呈现了一首又一首杂揉了Neo-Soul、Jazz与Hip Hop风格的歌曲;这就是J Dilla,也是他遗留给世人的遗产。

1974年2月7日,在密西根州底特律这个以汽车工业着称的城市东郊,一座名为Botsford的医院(前身为Zieger Osteopathic Hospital)中,J Dilla以长子的身分诞生于由爵士贝斯手Beverly Yancey与歌剧女伶Maureen “Ma Dukes” Yancey所组成的家庭裡。根据母亲Maureen Yancey的描述,J Dilla自几个月大时就对于爵士乐非常着迷,每每到了夜晚,非得要父亲Beverly Yancey在婴儿床旁边唱上或是弹上几首爵士乐曲,J Dilla才愿意入睡。除了父母提供了J Dilla丰富的音乐底蕴之外,J Dilla的祖父William James Yancey是一位默片时代的钢琴家,叔叔Clemmer Yancey则是底特律地方性的歌手;可以说,J Dilla打从出生开始,就不断地受到各种音乐薰陶,也间接养成了日后他在音乐上无与伦比的多元性。

tumblr_lz1b2xS1Wx1rn9wjjo1_1280

Maureen Yancey

大约在1992年前后,J Dilla认识了一位音乐人,这位音乐人彻底开启了J Dilla的音乐生涯,也将J Dilla的才华和天分推向了整个音乐产业,他就是「Joseph “Amp” Fiddler」。Amp Fiddler专精于Funk、Soul以及电子音乐,并且曾与Enchantment、Parliament和Funkadelic这些传奇乐团共谱音乐。

Amp Fiddler

Amp Fiddler惊讶于J Dilla在自家地下室竟然能以些许简陋的设备创作出不少令人讚嘆的作品,因此,他决定把自己的MPC(Music Production Center)借给这位年轻人,并且倾囊相授。「J Dilla是个安静但又很酷的小孩,我向他展示了许多採样的技巧、修拍(quantize)的技巧,以及拍号(time signature)的变化技巧,他真的学的非常快,也非常爱这些东西。」此段时期之内,J Dilla几乎每天都跑到Amp Fiddler家去学习这些东西,并且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可以说,Amp Fiddler是J Dilla那充满惊奇音乐人生中的一个启蒙点。

高中时期就读于Detroit Pershing High School的J Dilla,认识「T3(R.L. Altman)」以及「Baatin(Titus Glover)」两位同学,而这叁个人在毕业后,于1996年正式组成了「Slum Village(塬本叫做Ssenepod,也就是”dopeness”的反写)」,于底特律的嘻哈圈中逐渐打响名号。在90年代早期,Slum Village出没于许多俱乐部与表演场地裡,而当年仍默默无名的天王阿姆(Eminem)就常与他们厮混在一块。

随着J Dilla製作功力越来越精湛,启蒙导师Amp Fiddler将他引荐给许多音乐人;到了90年代中后期,J Dilla的製作散见于许多大团与歌手的专辑中,举凡:Janet Jackson、Pharcyde、De La Soul、Busta Rhymes与A Tribe Called Quest的专辑裡,都可窥见J Dilla的音乐(不过当时他是被併在”The Ummah”中)。而在1999年与2000年,J Dilla分别製作了两张专辑,让他稳稳地踏上传奇製作人的大道,那就是Q-Tip的《Amplified》,以及Commom的《Like Water for Chocolate》。

QC

在《Amplified》以及《Like Water for Chocolate》中,J Dilla那种融合了Neo-Soul、Jazz、Funk以及Hip Hop的独特风格,可说是达到了巅峰,同时征服了主流与地下乐界,尤其是〈Vivrant Thing〉、〈Moving with U〉、〈The Light〉、〈Thelonius〉等歌曲,特别能显现出J Dilla风格之大成。这段时期之内,J Dilla也担任了D12、Guru、Phife Dawg、D’Angelo、Erykah Badu、The Roots等团体及歌手的製作人,他的音乐事业版图也达到前所未有的辽阔之境,就连日本歌手久保田利伸的〈Nothing But Your Love〉,都请J Dilla特别混音了一个版本。

如日中天的音乐事业,可以将自己才华彻底展现的舞台,对于每一个音乐工作者来说,2000年前后的J Dilla,应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但,命运就是如此残忍与无情,身体上细微的病痛与不适,敲开了J Dilla厄运的大门。

J Dilla 所患的「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斑症( Thrombotic Thrombocytopenic Purpura, TTP )」,究竟是甚么样的病?其实,它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微血管出血综合病症,伴随着血小板极速且大量的消耗而在身体上出现紫斑。在发病初期,患者身体容易发热、虚弱与缺乏力气;接着会产生视力与知觉上的障碍、精神上的错乱、脑神经麻痺以及併发狼疮而引起的肾臟急性功能衰煺。最终将会导致患者瘫痪,同时引起生理上多重器官的衰败而死亡。

当 J Dilla 于 2003 年 1 月结束在欧洲的《Ruff Draft》专辑巡迴表演后没多久,回到美国的他立刻感到身体的不适逐渐演变成剧烈的病状。一开始,他以为这只是因演出的疲惫和长期营养失调所引起的;但随着身体状况极速的衰煺,家人与朋友立即将他送往医院作检查,没有想到检查结果的出炉,同时也无情地宣告了 J Dilla 的末日。然而,生理上的疼痛却没有将 J Dilla 击垮。

2004 年 11 月,J Dilla 的母亲 Maureen Yancey 因担忧 J Dilla 日益加剧的病情,决定动身前往加州洛杉矶亲自照料这个宝贝儿子,而此时的 J Dilla 虽怀抱着难以想像的痛苦与精神上的折磨,但依然艰苦地在嘻哈音乐裡想尽办法燃烧自己最后的光辉与热度。

dillawheelchair

J Dilla 生涯晚期坐在轮椅上进行表演

2005 年,Common 发行了继《Like Water For Chocolate》后的另一张生涯代表作《Be》,其中除了正在崛起的 Kanye West 操刀了近乎整张专辑的製作之外,J Dilla 也为 Common 製作了〈Love Is…〉与〈It’s Your World (Part 1 & 2)〉这两首经典之作;而我们更可以从这两首歌之中隐然窥见 J Dilla 的音乐深深影响了当今的嘻哈。整张《Be》之中也唯有〈Love Is…〉与〈It’s Your World (Part 1 & 2)〉这两首歌曲没有 Kanye West 插手的余地,塬因不难想像:当 Kanye West 製作的〈Go!〉、〈Testify〉有足够的流行元素让歌曲于告示牌榜上有名时,J Dilla 用最道地的 underground hip hop 灵魂炮製出有别于主流音乐的奇响。

此刻的 J Dilla 处在接近病入膏肓的时期,但是他心中仍然有一件事情非得要去完成,那就是:他必须创作出一张专辑,一张让已经几乎没有办法讲话的他,能够以音乐传达讯息给身边重要之人的专辑。这张专辑,就是 2006 年 2 月 7 日(同时也是 J Dilla 的 32 岁生日)发行的《Donuts》。

《Donuts》

《Donuts》

根据 J Dilla 的挚友,同时也是传奇嘻哈乐团 The Roots 的鼓手「Questlove」表示,J Dilla 生涯的最后一段日子中,即使他已经病卧在床,却依然在身边摆了一箱 45 转的黑胶唱片、一台破旧廉价的黑胶播放机,以及一台装有 Pro Tools (音乐製作软体)的电脑,「他像是被囚禁在轮椅上,也几乎完全没有办法讲话了,而当你看到他时你会非常震惊,因为他的体重根本不到先前的一半,他瘦得不成人形;然而,当他按下播放键(播放《Donuts》)时,你突然明瞭:『即使身体已经残破不堪,犹如风中的残烛,但那种对于音乐无比的创造力却依然存在』。所有 J Dilla 要讲的东西,全都在《Donuts》中」

确实,当你聆听《Donuts》的时候你会惊讶地发现在歌曲〈Workinonit〉中,J Dilla 告诉了你「即使我即将离去,但我却依然在创作着」;当你听到〈The Diff’rence〉时,你会听到 J Dilla 用音乐传递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当你倾听〈Don’t Cry〉时,你会知道这首歌曲是要献给 J Dilla 的母亲 Maureen Yancey,他希望妈妈不要为他哭泣,因为有音乐、因为有了嘻哈,她的这个儿子不虚此生,并且活得淋漓尽致。

2006 年 2 月 10 日,也就是《Donuts》发行后的第叁天,J Dilla 在亲人与好友的陪伴下,于美国洛杉矶的自宅中,缓缓地唿出了人生最后一口气;这一缕气息的尽头,我们彷彿看到地下嘻哈的传奇身影微微一鞠躬,留下了一抹最灿烂的微笑。

JDilla

J Dilla 之墓地

然而,故事结束了吗?

当你找出《Donuts》仔细聆听时,你会在歌曲〈Waves〉中听到 J Dilla 将 70 年代摇滚乐团「10 cc」的成名单曲〈John, Don’t Do It〉,悄悄地改成了有点模煳但却不断缭绕地「John Do It, John Do It」;这代表了甚么?首先,「Waves」传达出浪潮的意味,J Dilla 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知道必须要鼓励后进晚辈持续往前,尝试着开拓出更宽广辽阔的音乐幅员;再来,「John Do It, John Do It」中的 John 不是别人,正是 J Dilla 的亲生弟弟「John Derek Yancey」,也就是我们后来所知道的「Illa J」。

Illa J

Illa J

Yancey 家族最小的孩子,背负着传奇製作人哥哥的光环与压力,在 2006 年 J Dilla 过世后,Illa J 放弃了以优异篮球表现进入中央密西根大学(Central Michigan University, CMU)的学生生涯,全心投入了音乐的事业。从 J Dilla 到 Illa J,从兄长到亲爱的小弟,这两人间的交流彷彿像是英国浪漫派诗人约翰济慈(John Keats),写给弟弟乔治的那首诗:

MANY the wonders I this day have seen:

The sun, when first he kist away the tears

That fill’d the eyes of morn;—the laurel’d peers

Who from the feathery gold of evening lean;—

The ocean with its vastness, its blue green,

Its ships, its rocks, its caves, its hopes, its fears,—

Its voice mysterious, which whoso hears

Must think on what will be, and what has been.

E’en now, dear George, while this for you I write,

Cynthia is from her silken curtains peeping

So scantly, that it seems her bridal night,

And she her half-discover’d revels keeping.

But what, without the social thought of thee,

Would be the wonders of the sky and sea?

J Dilla 向 Illa J 分享了他生命中的精华与美好,同时以歌曲传达了他所要表述的一切;而 Illa J 决心从哥哥手中接下棒子的那一刻起,即代表了 Yancey 家族的音乐事业将在这个圈子中延续。2008 年,J Dilla 过世后的第二年,Illa J 以一张《Yancey Boys》宣告了自己将要踏上音乐之路的决心。

《Yancey Boys》

《Yancey Boys》

《Yancey Boys》是张很特别的专辑,其中的所有歌曲都是 J Dilla 生前所录製但未发表的歌曲(仅有音乐无人饶舌或演唱)。Delicious Vinyl 的创办人 Mike Floss 在 2007 年见到 Illa J 后,便将这些歌曲全数交给了 Illa J,「1995 到 1998 年之间,J Dilla 一直都是我旗下最棒的製作人,他总是在製作新的东西,一直都在做。这些歌曲就是他在那段时间做出来的,可是从来没有发表过,因此,当我遇见 Illa J 时,我便将这片 CD 交给他,裡面全都是那些未发表过的音乐。」Mike Floss 在 2013 年向 Hip Hop DX 的 Jake Paine 说到。

而专辑名称为什么要取作《Yancey Boys》?因为这是一张由哥哥生前所谱曲,弟弟于哥哥过世后填词,两人跨越了生与死所共同创作出的作品,也代表着 Yancey 家族两位男孩联手出击的第一张作品。

Illa J 以哥哥遗留下来的精髓为基底,倾注了自己对于兄长的思念和下一阶段人生的期望,加上了节奏蓝调与灵魂乐的烘托,情同手足的两位兄弟用如此特殊的方式共同完成了一张专辑。其中,那一曲〈We Here〉更是突显了 Illa J 抱着哥哥的未竟之梦,打算要开创出另一番属于「Yancey 家族」的音乐荣景:

当歌词唱到最后,Illa J 说着:

Yeah, Illa J

And Jay Dee

The Yancey Boys from Detroit, Michigan

We comin for that number one spot

We ’bout to rock the world

We ’bout to rock the world

We ’bout to rock the world

We gon’ rock the world, uhh

没错,J Dilla 的确走了,但 Illa J 心中却有一部分的 J Dilla 灵魂永驻于其中;而这段故事的确没有结束,因为它正要从 Illa J 手中开启下一个篇章。


文章来源:www.roxyrocker.com作者:Vincent

原文繁体字,本人演化成汉字简体。

PHP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ftp/t/tnucqxoq/wwwroot/wp-content/themes/Ality/inc/functions/comment-template.php on line 16 PHP Warning: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in /home/ftp/t/tnucqxoq/wwwroot/wp-content/themes/Ality/functions.php on line 276

1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

  1. 今日头条新闻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