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现代的独立乐团和 Live House 该何去何从?

2016年01月30日 音乐 暂无评论 阅读 288 次

何东洪教授日前受邀到台湾师范大学「展演行销实务」课程中分享这几年的经验。何教授是地下社会的发起人之一,于 2013 年再次休业后,这个「独立音乐」指标性展演空间也成为了独立乐团的社群与当地社区相处的歷史教材。 2000 年以后随着文化创意产业政策发展,独立乐团以及各种展演空间确实有收到政府的补助,但是整体生态却在改变。何教授说他是在跟文化部抗议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地下社会客户实际上才五百人左右,而他就是靠着这五百人经营了 14 年。虽然整个音乐产业是靠着主流支撑,提供一个可以自由交流的社群却是文化发展的必要性。

11173702_10202663709473099_1759168360_n

何教授在讲解何谓独立音乐

现在不论是流行唱片厂牌以及政府,都集中资源在大型活动,但是何教授认为文化不能用所谓的效率来评估其发展。独立音乐的发展应该是在主流音乐之外自由发展,而每个展演空间能够提供舞台让各种独立的个体产生追随者进而形成不同的文化。地下社会就是一个使乐团可以让他的美学和哲学能够跟 20 个人沟通的场地,因此充满了实验性和生命力,也因此孕育出许多特别的乐团。

11117699_10202663709313095_540648513_n

何教授在回答学生问题

但是近年来文化创意政策的补助虽然提供了资金给独立乐团,但是企划撰写成为乐团经营的重心之一。「在组团前先写企划书」成为了一种乐团经营的异相。何教授以日本为例,日本东京有 447 个 Live House 而台北只有 17 个表演场地,虽然日本是各种规模的展演空间都可以称为 Live House ,但是也是在这种环境之下让日本独立音乐能够发展成为主流文化。独立音乐应该是种音乐创作的民主化,以自我的发声再进一步影响到他人,随后创作的理念和美学能够成为另一种新的文化。

但是现在除了主流唱片厂牌的筛选之外,文化创业政策无形之中也在筛选乐团,而小型展演空间(20 – 30 人)的不足也让创作者找不到舞台发挥和经营,而网路大量的资讯让创作者常被淹没在其中。何教授认为现代对于独立乐团来讲是最差的时代。「但是最差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时机。」在 2015 年或许是个让大家打掉重练的好时机,对于乐团和展演空间来讲,或许这几年是建立新一代文化空间的时候了。

转载自:www.roxyrocker.com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