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大岛渚——用法律反击色情指控的日本大师

2016年01月11日 电影 暂无评论 阅读 220 次

“世界之中本无猥亵的本体。”——大岛渚

“《感官王国》之前,还从来没有那么多导演跑来关心大岛渚的片子。”大岛渚夫人、著名演员小山明子2010年初夏与我在银座见面时说起,《感官王国》在1976 年的戛纳国际电影节轰动后,家里的电话就响个不停,“都屈尊来问,大岛导演,您那片子怎么拍的啊?哪儿能看到?”连身为前辈的新藤兼人导演,得知大岛渚完成《感官王国》后,眼中闪着儿童般纯真的光彩,表示无比羡慕。

大岛渚不能回应同行们的好奇心。

《感官王国》剧照

《感官王国》剧照

骇世名片《感官王国》,日文名为《爱的斗牛》(愛のコリーダ),是日本影像史上第一部“本番”电影。所谓“本番”,是相对于“拟似”而言,即拍摄男女演员真正的性场面,而不是使用美术技巧或摄影技巧达到效果。

影片改编自1936年真实发生的“阿部定事件”,讲述一个名为阿部定的女子和她的雇主吉藏之间的极致性爱,以阿部定在交媾时切下吉藏的男根为终结。在现实中,阿部定以杀人和破坏遗体罪被告上法庭,并承受惩役六年的判决。在戛纳,这部影片被评价为“发掘日本传统庶民文化中的性爱赞美传统,对长久以来因宗教而受到性压抑的欧洲社会进行了挑战性的敲击”。

《感官王国》电影剧照

《感官王国》电影剧照

但《感官王国》的“全本”当时并不能在日本公映。根据日本电影分级机构“日本映画伦理委员会”(简称映伦)的进化史,1976年,它刚刚导入了划分R级(中学生以下需成年监护人陪同观看)的标准,它的分级水平尚停留在和粉红色影片作斗争上(关于日本电影审查的腹黑史请俟另文专论)。

《感官王国》是一部法国影片,即使敢以进口片送检,也难以逃脱被打上“R级”即成人电影标签的命运。这绝不是大岛渚想要的——他的目的是使“《感官王国》不单成为电影史上的事件,而且也要在日本的、或者世界的性爱史上留下一页”。

他只能感叹同行们的天真——岂止公映时被划到不想要的级别中去那么简单,只要这片子的底片是在日本国内洗印,他就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1975年,大岛渚与法国著名制片人阿纳特·德曼沟通,拟以法国资金拍摄一部以日本为背景的桃色电影。但1975年4月26日法国全面解禁色情片,戛纳国际电影节上色情片遍地开花,许多导演甚至亲自出演。消息传来,他决意挑战硬性色情片。

大岛渚刻意采取“法国定制”模式来完成《感官王国》。即胶片从法国运来,拍完后不冲印毛片(术语:指粗剪电影胶片素材),原样封存后直接送回法国冲洗和剪辑。按照日本法律,这属于“来料加工”,只需正常报海关即可,不用经受内容审查。但困难在于不能根据毛片和决定是否需要补拍。《感官王国》一气呵成,1975年12月完成拍摄后胶片运回法国,1976年1月在法国完成冲洗,大岛渚赴法,2月中旬完成剪辑,5月在戛纳上映时万人空巷,10月“洁本” 以法国电影身份在日本公映。但“无论《感官王国》的内容如何,因为它的全本不能公映,它就只能作为色情片存在”。

《感官王国》电影剧照

《感官王国》电影剧照

《感官王国》电影剧照

《感官王国》电影剧照

这么做,只因为他不但懂法语,还懂法。

大岛渚是根红苗壮的科班法律出身。他的法律理想,来源于幼时熟读的红色书籍中看到的一个名字——泷川幸辰。京都大学法学部教授泷川幸辰教授于1932年提出 “所有犯罪均来自国家组织的恶”的观点,被已进入战争状态的日本政府判定为赤化分子而遭罢免,引起他的同僚、法学部31名教员全员请辞,其中多数后来成为东京大学法学部的骨干。

高考前夕,大岛渚看到了黑泽明1946年以泷川幸辰为原型拍摄的影片《无悔我青春》,不但钦佩幼时偶像,也顿时迷上了其中的女主角、国民女神原节子。1950年,他如愿考入京都大学法学部。日本法学部学生入学必买《六法全书》(即宪法、刑法、民法、商法、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书拿到手后必先翻看的章节就是刑法第二十二章猥亵奸淫罪,然后就是刑法第175条散布猥亵物罪,大岛渚也不例外。泷川幸辰其时已回到京都大学任法学部主任,并很快当上了京大校长,开始反手镇压大岛渚也曾参与其中的学生运动。颓唐的大学毕业后,大岛渚把“所有法律条文都忘光了,只有宪法九条(笔者注:即和平宪法)和刑法第175条关于散布猥亵物罪的内容却牢记于心”,带着它考入女神原节子所属的松竹电影公司,走上导演之路。

他熟悉的刑法第175条,包括散布猥亵物罪、猥亵物陈列罪、猥亵物贩卖目的所持罪。即散发、贩卖或者公然陈列猥亵的文书、图画或者其他猥亵物。因为猥亵性固定在这些物品之上,存在广泛传播的可能性,在此意义上,具有很强的法益侵害性。因而比起公然实施猥亵行为而受到6个月以下惩役或30万日元以下罚金,让人观赏猥亵电影等行为所构成的此罪,法定刑更重,将受到2年以下惩役或250万日元以下罚金。该罪的判决是以存在于一般社会的良知、社会一般观念作为判断有无猥亵性的标准。但是也有论者指出,“在价值观日趋多样化的现代社会,以刑法来强制维持一定的性道德并不合适。”

大岛渚逐渐认识到“电影是导演欲望的视觉化。我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欲望才拍电影的,且欲盖弥彰。……电影导演最喜欢拍两种事儿,一是人死的过程,二是男女(或者男男、女女、人兽)情事”。但是,“日本电影中性表现的不自由成为世界之冠。鉴于神代辰巳和若松孝二(笔者注:两位优秀的情色电影导演)的优秀电影未能获取世界认同,有必要……探究性表现可能达到的界限”。但“日本电影的性表现,总是与(刑法第175条)相冲突”。

然后,才有了这部“将性表现彻底化的终极,也就是表现交媾本身”的《感官王国》横空出世。

影片以少壮派军官的“二二六兵变”为背景,用男女疯狂情事来消解甚嚣尘上的军国主义。尤其毫不留情地嘲笑日本国家的主权:片头,幼女举着小幅日本国旗玩耍时,发现了昏迷在地的老乞丐,幼女拿着国旗去拨弄他那露在衣服外的萎缩的男根。

《感官王国》中,幼女发现老乞丐的场面

《感官王国》中,幼女发现老乞丐的场面

片中的一个段落的场面调度是,吉藏一心着急回去见阿部定,在街上与兵变军士的游行队伍擦肩而过,耀眼的日光罩着行进的军队,呈现出一种血色殷殷的恐怖感,与画左街道上群众手中挥舞的白底红心的太阳旗正好构成视觉上的强烈呼应;吉藏一人低头逆行于画右,屋檐的光影和民居的绿漆栏杆将他紧紧压闭于暗绿色阴影之中,其移动方向和色彩都显得与军队极不协调。

《感官王国》中的军队行进场面

《感官王国》中的军队行进场面

然而,大岛渚随后仍身陷诉讼。他于1976年6月出版的书籍《爱的斗牛》,除影片台本等文字外,还刊登了25幅剧照,其中有21幅表现了男女交媾时裸露的身体。因此他和出版商三一书房社长竹村一被日本政府据“猥亵文书图书贩卖罪”为由提起公诉。此即日本法律相关书籍上多被记载的“《爱的斗牛》事件”。

官司长达六年。

此前的散布猥亵物罪审判实务中,争议的焦点在于,对于某些可称之为具有艺术性、科学性的文书(通俗点儿叫“内容”),如何判断其是否具有猥亵性。既有案例的做法是,如果能部分性的认定(涉案对象)具有“猥亵性”,即便具有高度的艺术性、科学性,也不能改变其猥亵性。这采取的是一种“对部分内容的部分性评价” 的方法。也有判例在判断文本是否具有“猥亵性”时,根据“将其作为一个整体看待之时,能否认定其主要引起读者的好色趣味”来进行判断,从而显示了“对整体内容的整体性评价”这种态度。从大多数结论上看,更多的主张认为,露骨的春宫书、画或者影像肯定具有猥亵性。那种主张通过正面比较衡量猥亵性与艺术性、思想性价值来划定处罚范围的观点,无疑是认可国家可介入对学术、学问的内容的考察,并可就此作出价值评判,这种做法是否合适,值得怀疑。

桃色电影相关判例的庭辩争论焦点,就基本上围绕“是猥亵还是艺术”展开。学界有观点认为,在剧场放映猥亵电影行为供人观看的,成立公然陈列猥亵物罪。

第一次开庭时,面对检察官的“猥亵”罪名指责,大岛渚一反既往判例的焦点坦然辩道:“我不会采取既有的那种‘是艺术不是猥亵’的主张。猥亵只存在于有猥亵思想的人心里。我想问,‘猥亵有什么不好?’”他以缜密的思维进行了无罪辩护:刑法第175条(散发猥亵物罪)违宪。

1981年终审时,大岛渚作出最终陈述,焦点逸出了事件本身,放在了作为电影《感官王国》素材的阿部定事件上面。他大篇幅陈述阿部定对于吉藏的爱,由此上溯日本民间性风俗的压制与解禁史,论证一部分既得利益的知识分子如何用“猥亵”这个法律生造词汇营造了对恋爱的歧视感,从而证明阿部定和吉藏这一对爱人是江户时代町人(商人、匠人等地位较为低下的庶民)的遗存——町人不仅仅是在观念上、而且在具体的衣食住行的形式上,通过对性的肯定而构筑了丰饶的文化。他“与法律用语作斗争,须要一边沿袭其用例,一边将其虚无化,才能迂回曲折地达到目的”。

1982年6月,东京高等裁判所宣判大岛渚无罪。

日本电影界到底潜伏了个多少懂法的导演?

山田洋次曾说:“真心不好意思,我是东京大学法学部出身。”他以候补身份,和出身京都大学法学部的大岛渚同年考入日本松竹电影公司当导演。两人的出身学校截然不同,两人走的艺术道路截然不同:一个因循守旧地继承了被称为“松竹大船格调”的感伤道德主义庶民情节剧,一个贯彻了“不改变电影的拍摄方法,电影就不会改变。不孕育新的拍摄方法,就不会诞生新的电影”的理念,由此被称为“犬猿之仲”——用脑力取胜的猴子和用武力取胜的狗之间,是不共戴天的关系。但其实两人的私交,可以从山田洋次为大岛渚扶棺时的发言一窥:“大岛渚的作品形态没有一部是重复的。他那样的导演是不世出的。我连想都不敢想。”

大岛渚代表作之一《御法度》

大岛渚代表作之一《御法度》

山田洋次认为,东大法学部毕业生基本都是公职人员或者法官,当导演的可真是出人意料。这话显出山田洋次入学后没有拜过码头——他忘了他的师兄增村保造 1947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此外,筱原哲雄毕业于明治大学法学部,黑木和雄毕业于同志社大学法学部,黑土三男毕业于立教大学法学部,歌手仓木麻衣的父亲山前五十洋导演毕业于关西大学法学部,拍过NHK大河剧《坂本龙马》和真人版电影《浪客剑心》的大友啓史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嗯,还有个明治大学法学部毕业的著名电影评论家寺肋研,曾任文部科学省文化厅文化部长。

迟至2000年12月,重剪版《感官王国》公映,结束了日本本土只能上映“洁本”的历史,但与1976年原版相比,重剪版仍有小幅删剪。原版迄今尚无公映可能。

2016年1月15日,大岛渚辞世3周年。谨此祭奠。

大岛渚,1932-03-31出生,2013-01-15去世。

大岛渚,1932-03-31出生,2013-01-15去世。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