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枪枝管制和心理疾病与摇滚乐的关系

2016年04月17日 生活 暂无评论 阅读 711 次

自从美国康乃狄克州Sandy Hook小学枪击案后,枪枝管制话题在美国又再度引起热议。

不少人都知道,美国这个令人嗤之以鼻却有争吵不休的议题早就已经被提出过非常多次,不少网友曾经取效过美国法律逻辑:「健达出奇蛋在美国禁卖因为显然美国人认为『食物裡有玩具』这件事情是非常恐怖令人难以接受的,同时却可以接受枪枝氾滥这个事实。」经过此事件后到现在,在美国有超过1100人因枪械而死亡。

我们翻译统整出来一些资料,包含了过去几个摇滚乐手的死亡与枪枝有关係的案例,并做些说明与分析,希望能用这样的方式进而去探讨美国枪枝管理的问题。

Kurt Cobain

Kurt Cobain在1994年接受滚石杂誌採访时说:「我喜欢枪,我纯粹是在享受射击的乐趣。」Nirvana主唱在家中备有装有子弹的枪,还有收藏几把火力强大的步枪。

「我没有僱用保镳。有很多人都觉得我和Courtney被跟踪还会被谋杀,这的确有可能是歹徒破门而入的好机会。不过我们有防盗系统,我确实有一把装填子弹的枪,但我把枪放在某个较高的柜子架子上,让我的女儿Frances永远也碰不到。」

Cobain说的这些话就像是平常访谈会说出的,但没人有知道他已经被忧郁症紧紧的束缚住,而且过几个月后,Nirvana的灵魂人物将会走上绝路。

「这是我曾唯一喜欢过的运动,我不是上瘾也不是纵容自己,我真的没有想太多。」

在他人生的最后10个月内,警方的报告显示在Cobain的家庭中有家暴的纪录。

据Register-Guard报导指出Cobain的一些枪已经被警方没收,但在1994年3月他又想购买一把新的20口径猎枪。他担心如果他购买了枪,会被警方盯上并把女儿Frances带走。

Dylan Carlson是Cobain的老室友和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后一个在他结束生命前看到他的人。Cobain对他说他需要保护,并给了朋友300美元託他买枪,他们两个便去了在西雅图的Stan枪枝店。柜檯工作人员Del Olsen说:「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两个非常普通的年轻人来买枪。」,这天是1994年3月30日,枪就这样轻易的被取得。

Kurt Cobain在买完枪后便消失了,并在4月8日被发现自杀过世。

延伸阅读:「20个你不知道Kurt Cobain的秘密」

Marvin Gaye

在1983年Marvin Gaye歌唱生涯逐渐走下坡,他的生活已经失去控制,不过他的主打歌”Sexual Healing”仍然让他与Motown有连结。他开始储备武器而且在巡迴演出时无时无刻穿着防弹背心,药物产生的妄想症逐渐增长,他认为有人想要杀他。

Motown的灵魂人物无法照顾他自己,于是在巡迴演出后Marvin Gaye搬回洛杉矶与父母同住。

这家人逐渐的分崩离析,老Marvin Gaye对妻子Alberta和歌手儿子充满大量的仇恨及厌恶。他们叁个同住在Marvin Gaye为他们买的宅邸裡9个月的期间,每个人都设法的自我孤立,不与其他家庭成员接触。

Marvin Gaye对女儿说过:「如果他敢碰我,我就杀了他。」在家中的这段期间,他每天吸食着古柯硷,一边不停的看着色情影片。母亲则是无能为力的希望家庭能够回归正轨。

1984年4月1日,老Marivn Gaye为了税务文件和妻子大吵一架,这场架牵动了Marvin Gaye的神经,他在药物的影响下跳下床,对父亲多年来的仇恨在他心中逐渐发酵。

Marvin Gaye走到他父亲的房间揍了老Marvin Gaye一拳来保护母亲避免受到进一步的言语攻击。但这时候老Marvin拿起他的手枪(一把Marvin Gaye买给他未註册的点38式手枪),在充满愤怒和尴尬的氛围中,老Marvin Gaye对着他儿子的心臟开枪,而且在近距离内又射击了第二次。

Mark Linkous

Sparklehorse主唱Mark Linkous是一个拥有枪枝的人,即使他多年来饱受精神疾病的困扰。

与Radiohead在1996年的巡迴演出,因为注射过量的安眠药而昏迷休克差点死掉,而失去知觉时又引发心臟病。幸好他被送进医院并清醒过来,但因为双腿被压住时间过长,导致他残疾,并先后动了7次手术,双脚却始终无法像以前一样灵活,忧郁的人生也随之而来。

2010年在前往朋友录音室的路上,沿线有某些地方允许Linkous购买枪枝,即使他曾有自杀未遂的纪录。

3月6日下午,Mark Linkous在朋友家录音室录製新专辑时,47岁的他说要去散步,在已经喝醉的状态走到附近的巷子裡,并用步枪朝着自己的心臟开枪,没有留下遗书。

John Lennon

杀害John Lennon的兇手Mark David Chapman多年来一直与心中的魔鬼纠缠,暗杀John Lennon几个月之前,他在檀香山花了169美元购买Charter Arms生产的点38左轮手枪。讽刺的是这笔交易是合法的,因为Chapman没有犯罪纪录也从未进过精神病院,而且夏威夷当时还是全国枪枝管制裡面最为严格的地方。

Chapman变得越来越狂热,他开始阅读及观看所有关于John Lennon的书籍影片所,试图瞭解Lennon的一切事物,也因此成为狂热的魔鬼。他对Lennon的憎恨越来越大直到陷入一条不归路。

他带着手枪飞到纽约但没有买到子弹,然后他又飞到亚特兰大从朋友那边取得5枚杀伤力强大的中空弹(目前各国军队都不得使用此种弹头,仅开放民间狩猎使用),而这个朋友正巧是一位副警长。当1980年12月来临时,Chapman回到纽约Dakota饭店外在黑暗中找寻Lennon的身影。

在遇到走火入魔的Chapman几小时前,John Lennon才刚签完新专辑」Double Fantasy」的一份合约。之后John Lennon与妻子Yoko Ono半夜从录音室回来的路上,最终目的为了出名的Chapman,在Dakota饭店门口从Lennon的背后扣下扳机,结束了摇滚乐史上传奇人物的生命。

后记:

这些故事分成两种不同的情况:枪枝和精神疾病

Kurt Cobain、Marvin Gaye、Mark Linkous和Mark Chapman都患有忧郁症,儘管他们其中一些人被临床诊断确实患有这些疾病,但他们全部都仍然能取得枪枝。更令人震惊的是Kurt Cobain的情况,因为他的忧郁症是为人所知的,且还有药物成瘾的问题以及他之前遭遇执法部门的调查,却还能顺利取得枪枝。

根据The Huffington Post报导:「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系统能够防止患有精神疾病的病友持有致命的枪枝,或是确实的预测谁有可能将会造成暴力事件。」

自从1993年布莱迪法案开始执行的全国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用来防止危险的人拥有枪枝。但是因为联邦政府的数据库却与各州政府之间脱节造成了漏洞,让许多患有心理疾病或是精神疾病的人依旧购买到。

虽然美国总统欧巴马施压国会来消除数据库间的差距,但还存在另一个问题是,标準在哪裡?Cat Power应该被允许拥有枪枝不顾他正与焦虑症奋战吗?Ray Davies和Sinead O’Connor也应该被允许购买枪枝,即使他们正饱受躁郁症折磨?这些情形又该如何界定?

当然我们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但我们可以这样说:越来越多艺术家愿意公开自己的忧郁症或是精神疾病。Bruce Springsteen承认自己正与忧郁症及自杀念头对抗,Passion Pit的Michael Angelakos多次自杀未遂被送进医院。但感谢他们的坦诚,让忧郁症的污名逐渐消煺。

摇滚圈人士有超过半数的人发起一项运动来帮助忧郁症和自杀倾向的年轻人。Pete Wentz, Mary J. Blige, Billy Corgan, Max Bemis还有许多人分享他们与精神疾病奋战的故事,并期望能阻止更多人情况恶化。

Lady Gaga的Born This Way Ball巡迴演唱会,甚至包括了现场谘询服务,让有需要的歌迷可以听到专业的个人和团体,提供对于心理健康、忧郁症、来自学校或朋友霸凌的建议。

至于预防,Ringo Starr一直与设在瑞士的非营利组织Non-Violence基金会,致力于协青社和反暴力教育。而John Lennon的妻子Yoko Ono始终支持枪枝管制,并透过他发起的Imagine Peace运动来推广。

摇滚界一定要做这些事,因为当谈到暴力预防和心理健康教育时,有非常多的人试图寻求他们心目中摇滚英雄的意见,音乐家有一种无形的责任在,就是他们的乐迷。所以感谢他们愿意出来协助有困难的人,也期望有更多的艺术家能够加入他们。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