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王建房:我就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音乐爱好者

2019年12月24日 转载 王建房:我就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音乐爱好者已关闭评论 阅读 133 次

他的音乐以陕西方言为主要表达方式,创造性的将摇滚、民谣等多种音乐元素融合在一起,以浓郁的西北风情,演绎着平常人朴实的生活状态,一句“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唱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他就是王建房,一个干净纯粹的音乐人。2017年11月11日,王建房“一个人的长安”全国演唱会在西安曲江国际大礼堂拉开帷幕,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一个人的长安,是所有人的长安

记者:这次演唱会是叫“一个人的长安”,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字?

王建房:开始我们想到的是一千多年前的大唐,它受到着全世界的尊重,但随着唐朝的衰落,西安再也没有了那样的历史,但现在的西安,有点一千多年前的势头。现在的西安人一直在改造这座城市,怎么让这座城市更多的让别人来关注。作为我们搞音乐的,就想用音乐这种形式来表达当下年轻人在这座城市里真实的生活状况。“一个人的长安”是一个大的话题,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每一个人的长安,这里具有包容性,不仅是西安人属于这个城市,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约三百万的外来人口,也在这个城市为了自己的梦想在打拼。所以只要是为这个城市做出贡献的人,都应该得到这个城市的尊重。我们选择了“一个人的长安”,不是一个人的长安,是所有人的长安,所以“一个人的长安”演唱会,11月11号,当你看到的时候,你就不会孤单。

记者:你一直把陕西的本土文化和摇滚结合在一起,比如秦腔。你是如何将这两者看似不搭边的东西融合在一起的?

王建房:最早只是一种好奇,因为我们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就在学习流行音乐,然后一直在模仿国外的形式。但是九几年的时候,我开始觉得这种形式可能不是太适合我们。用现在的话说,还是要接地气,怎么样用我们自己的音乐,用摇滚乐的形式,来表达我们当下年轻人对待社会的一种认识,所以就想着能不能和秦腔结合一下。我从小就喜欢秦腔,过去所有一本一本的戏我几乎都看过,我最喜欢的有《铡美案》《三滴血》《火焰驹》等等,都看了无数遍。所以我那个时候就想着能不能把他们和摇滚融合在一起,作为另一种形式的出现,在那个年代还没有这种形式,所以只是做一种尝试,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陕西现在有好多乐队以这种形式出现,所以这是很好的,是我们本民族的音乐,融合在摇滚乐里面,能很完整的把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还挺好的。

记者:今年你推出了单曲《老陕》,创作的初衷是什么?

王建房:《老陕》这首歌我已经想了很多年了,因为早期作品里面就一直想写陕西的地貌和人民内心的一些东西,这首歌已经想了20多年了,一直没有写完是因为不知道从哪入手,因为这个话题太大了。最后我想着是有一个初步的概括,就把咱们关中,陕南,陕北每一个地域和中国的历史有一个什么样的关系,然后把陕西人的性格用一个最简单的行为去描写,比如说,吃面啊。因为这是最基本也是我们的精神的一个支柱。这个不好写,我只是能想到这么多,我们只是对这首歌有一个想法,就算实现了吧。

记者:方言文化与你的创作是一种什么关系?

王建房:我对咱们得方言很感兴趣,我们小时候经常说的关中方言现在好多人都不讲了,所以我就一直想能不能将方言提炼出来,让更多人了解陕西的俚语。我们在同时了解社会以后怎样去发展,了解自己以后怎样去发展,能不能了解一下过去。了解过去,是向父辈,祖先作为一个尊重。我们要知道以后怎样去生活,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过去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你了解过去是什么样的,你才能知道当下如何去更好的生活。

记者:你认为西安有哪些因素,使之诞生了摇滚,之后又被冠以“摇滚重镇”的称号?

王建房:我们接触到的最早的摇滚还是崔健。八十年代听完崔健歌之后,我们开始有了一些想法,因为我们之前接触的音乐和摇滚乐完全不一样,我们接触的最多是美国的迈克尔杰克逊、麦丹娜那些,但是那些离我们很遥远,我们只能去聆听,观摩,我们做不到。当崔健出了专辑以后,把中国喜欢摇滚乐的年轻人的激情全部点燃了,大家争先恐后,在那个年代达到了一个摇滚乐的热潮,一直持续了大约十年时间。在那个年代出来的人,都有着一种摇滚乐的情怀。我是经历者也是参与者,所以有着更多的感受。因为西安的高校多,西安的音乐氛围,大家就喜欢一些另类独特的音乐形式。摇滚乐出现了以后,加之西安的三个老前辈,三个老大哥在国内很有名。再加上崔健每次来西安演出时会用西安是“中国摇滚乐的重镇”形容西安音乐的发展,所以这个已经讲了几十年了,西安人一直对摇滚乐有着自己的梦想。随着时代的推移,不断有新人出现,所以西安的摇滚乐一直都在存在,一直都在发展。我们那个年代是走穴的年代,本身也喜欢音乐。当听到崔健的歌时,所有喜欢音乐的人大家都转头,我们重新要做摇滚乐。西安本身就是一个文化大省,它对这些摇滚乐的认知,音乐的认知意识都比较超前,那个年代的大学生跟现在完全不一样,都属于文艺青年。我们觉得读那一个名人的自传,或者名人的诗词,喜欢一个摇滚乐队,或者摇滚乐队里面谁写的一首很有哲理的词,那个时候在学校是非常吃得开的。不像现在大学生喜欢当下的流行音乐,我们那个时候一张口就能说道比如罗大佑的“高楼盖的越来越高,人情越来越淡。”崔健的“你看我,我看你,彼此相对沉默;我的心,在呼唤,夕阳已经沉落;夕阳中,你远去,拖着长长的身影;喂,请你慢走,我就要说。”像用这种词和别人交流时候觉得让人觉得你很有文化,很有深度。其实不是那个样子,我们只是喜欢音乐,喜欢这种文化,所以这种文化会对我们带来无穷的精神享受。

做音乐要干净,不要妥协,不要迎合,也不要放弃

记者:有人说摇滚已死,你认为它死了吗?

王建房:一种音乐形式的出现要经过长时间的考验,开始的那种摇滚乐的旺盛,好多人只是对这种音乐形式的盲从,所以就会造成摇滚乐到最后的一个没落。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音乐形式的选择。摇滚乐永远都会存在,而且会越来越好,因为它会把你最真实的一种生活状态通过摇滚乐表现,适合当下年轻人的喜欢,也符合当下时代的发展,所以我相信摇滚乐会越来越好。

记者:为什么八九十年代会成为中国,会成为北京的一个摇滚黄金期与爆发期?

王建房:因为北京作为一个政治文化中心,改革开放以后他们接触国外的东西会比我们西安早的太多,他们那个时候会通过去国外的人带回来一些打口带,打口碟啊,了解世界音乐。我们西安肯定是落后于北京,当我们听到这些东西时,北京那边人家早都听过了,所以他们接触的东西早,所以他们才会有摇滚乐最早诞生在北京。这个很正常,就现在北京总的来说也是一个摇滚乐的中心,好多人去那发展。但是西安现在形成了自己一种不一样的音乐形式,就是以方言,以秦腔为主的这种摇滚乐。这种形式的出现在全国别的城市还没有,别的城市只是有一两个乐队是这样,但是西安现在有十几个乐队在搞着不同的,比如摇滚乐,流行音乐,民谣,说唱,各种各样的形式,所以这个非常牛。

记者:你觉得中国摇滚乐精神是什么?

王建房:我们中国和国外还不一样,每个国家有自己的体制,我觉得摇滚的精神就是让自己的内心更干净。这个我觉得就足够了,这就是做音乐的魅力,也是摇滚乐的魅力。真正的摇滚乐精神,就是真正的一种真实、真诚和善良去真实的表达。为什么好多人说秦腔是中国最早的摇滚,秦腔的好多东西就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发泄或者嘶吼,但是我们是一个正常人,健康人,所以我们表达的主题一定要积极健康向上,好多人歪曲了摇滚乐,所有他们非要去做一些和我们大家所熟知的摇滚乐要背离的事情,所以让大家对摇滚乐有误解,我就是做摇滚乐,做了三十年。

记者:如何看待因为商业化而阻碍了摇滚乐的发展这个话题?

王建房:这个还是和音乐人有关系,因为在做音乐的时候好多人都是被逼无奈,向生活投降,去做一些老百姓喜欢的音乐,所以他们要去迎合。我们不反对,也不做任何的批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生活的方向。但是我自己还是喜欢做音乐尽量要干净,不要妥协,不要迎合,也不要放弃。根据自己的能力,能走多远有多远,要是走不动的话做一个聆听者或者爱好者就够了。

我们绝对不会要抄袭,我们就是翻唱

记者:你觉得现在西安的摇滚环境怎么样?

王建房:我觉得12年以后,因为这么多年我就是除了西安一直在北京,就在这两个地方一直待着。从90年代中期以后摇滚乐好像有点落寞,然后一直到12年之前一直没有太多的市场,然后没有太多的人去追随。只是一些喜欢摇滚乐的人大家在一块儿,办一些小型的聚会。12年后,慢慢的有了好的发展,已经有了商演,最起码生活有了保障。尤其是最近这几年越来越好,一般像咱西安的乐队一年演个五六十场都没有问题,所以这个对乐手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动力。在喜欢音乐的同时还能让自己的生活有了保障,在保障以后我们会坚持学习,让自己心态产生一个良好的变化。大家都在这种相互尊重的情况下共同推动摇滚乐的发展,所以现在的摇滚乐环境比较好,以后也会越来越好。

记者:能具体讲一下比较喜欢哪些西安摇滚乐队?

王建房:现在的话,就是马飞乐队。马飞的乐队是我听了这么多的乐队算是非常完整,是一个非常好,体系完整的乐队。还有一个就是陕北的冯晓荣,他是咱陕北的民歌和摇滚乐的结合,也很有特点。咱们西安的乐队几乎我都很熟,因为我干了30年了,也是他们的老大哥,大家也很尊重我。每次在一起交流的话没有任何障碍,我们有适合演出的场地,有一些需要我们推荐的我都会推荐一些优秀的乐队。因为这是一个时代的发展,每一个人都会老去,就会有一些优秀的年轻人不断出现,因为这样才能推动西安摇滚乐的发展。

记者:也就是说在你在创作的同时将西安本土的音乐人在往出推?

王建房:我只能是尽我能力这部分,像这次演唱会我就邀请了十几个好朋友,都是在咱们西安相当有名气的音乐人、表演艺术家。我想通过这次演唱会让更多的年轻人不光是了解流行音乐,还要让了解秦腔。

记者:你今后的创作方向或风格是否会变化?会有那些变化?

王建房:时代在发展,每个人都会有变化。我们现在所处的东西都是随着当下时代的变化,你自己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就会通过音乐来表现。我们现在的音乐风格和我过去有太多的不一样,这就是你一定要了解当下我们面临什么样的困难,我们有一个什么样的发展,从什么样的角度出手让更多的人喜欢摇滚乐。以后肯定会有变化,只要你坚持学习的话,活到老学到老。

记者:你的那首《在人间》引发很大关注,你如何看?

王建房:是我们在六七年前,当时听到《what are words》以后,我为这个演唱者受到非常大的感动。我的制作人,大家在一起看到这个视频后,就情不自禁的难受。我们就说能不能咱们重新填一首词,向这个人致敬,我们只是填词,我们要尊重这个原创音乐人。我们来写这首歌向她表示尊重,而且我们歌词里面表达得是当下西安人,西安的音乐人在这个城市里默默奉献,不为更多的人去了解。我就想写一下西安的音乐人一种真实的生活状态,我们在署名的时候非常尊重这个音乐人,我们作曲写的就是他,原创也是他,我们写的自己是演唱,填词。这个我们一定要尊重音乐人,绝对不会要抄袭,我们就是翻唱,我们从来没有在这首歌作曲时写的是自己的名字,没有这样子。而且我们已经在几年前向国家版权局等有关单位来申请授权,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办下来。我们现在就通过经纪人找到美国一个负责这首歌原创的人来买他这个授权,虽然我们是填的词,但是用的是他的旋律,我们愿意来掏钱买他这个授权,这样子会让大家知道做音乐的人要尊重音乐人。我们尊重美国的这个音乐人,我们也让大家知道做音乐的艰辛和不容易,这是一种意识也是一种相互尊重。

记者:如果让你来给自己贴标签,你会贴怎样一个标签?

王建房: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陕西人,一个普普通通喜欢音乐的人,而且想用音乐来表达陕西人的那种内敛,想通过音乐的形式将陕西男人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通过音乐表达出来。我就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音乐爱好者。

华商记者 谢勇强 实习生 赵思维 吕承宇 朱彤

标签: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