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伪科普]摇滚和金属是什么关系?

2018年11月08日 转载 [伪科普]摇滚和金属是什么关系?已关闭评论 阅读 2,764 次

好久没更新了,主要是没什么好抄的,于是随便在搜狗上搜了一下微信,发现了几个文章。其实文章并没有什么好的,而是因为我想写点金属,但是又懒得动脑子,所以就随便抄抄。

摇滚和金属是什么关系?这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的傻逼问题,你要问我摇滚和金属什么关系,我肯定会说,两个都属于通俗音乐,只是相对于金属来说,摇滚显得更大众一点。我一直不喜欢别人把我当成一个听金属的,因为只要我一说听金属,别人第一反应是:哦?你听重金属啊?其实金属有很多分类,要是正儿八经的金属党问的话,我也许会正儿八经的回答,我喜欢老死,我喜欢不列颠金属浪潮,我还喜欢旋死。

但并不是这样子啊,你生活中交流的大部分人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所以有段时间别人问我听什么的时候,我就说是我听摇滚,因为啥?我要是说金属的话一般人还不懂,就我说摇滚之后,还有人回:哦?你就是喜欢那种非常吵的音乐啊????后来,别人问我听什么,我要么说自己不听歌,要么就说自己听凤凰传奇(没有贬低的意思,我甚至还有点佩服凤凰传奇)

所以,我也不是什么金属乐传播者,也没有这个义务给别人科普什么东西,当然我本身就是个半吊子,要是谁想了解恰好我熟悉的风格,我也愿意多说两句,其他的无所谓。

就像之前很多金属党津津乐道或者各种鄙视的各种穿金属T的人,什么什么今天又遇到一个穿什么什么的人,要么谁又传了一个仿冒的metallica字体的衣服,要么就是今天遇到了一个穿metallica的人给打招呼人家不理人一定是个脑残流行粉看自己的偶像穿的就当潮牌穿了.........

等等,我觉得讨论这些,把这些当话题来说的人,脑子有坑,人家穿什么是人家的自由,大街上,我从来不和穿金属T的人打招呼,不管它是不是真正的金属党,我都从来不多看两眼。玛德,有什么啊,听歌本身就是很自我的事情啊,为什么恨不得大街上都给你抓个同类?交流?有什么好交流的啊。找资料直接去MA啊,找资源去贴吧或者国内的几个在线听歌APP,要么你去bandcamp完事,实在不济非憋得慌,去看现场啊!!!

以上只是一点点吐槽,下面是要抄的这篇文章的原文。

《重型音乐》杂志创始人之一,艺术总监吴震

《重型音乐》杂志创始人之一,艺术总监吴震

《重型音乐》吴震:金属和摇滚真不是一回事儿

来源:微信公众号-道略音乐

作者:邢玉龙

今年(2016年)8月初,中国黑暗/死亡金属乐队施教日登上了全球最大的金属音乐节瓦肯音乐节(Wacken Open Air)代表中国金属乐队表演,演出结束后乐队接受了一家当地媒体的采访,期间记者让乐队推荐几支好的中国金属乐队,主唱农永推荐了“唐朝”,在被劝告推荐当下的乐队时,主唱直言:“现在就没有!”

采访视频传到国内,这句“现在就没有”迅速使乐队卷入了一场血雨腥风,不过就算此事在金属乐界已经吵得足够人声鼎沸了,其他风格领域的受众,几乎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在国内,金属乐相对还比较神秘。因为金属乐队无论从作品本身,还是形象包装上都透露着阴森恐怖的气质,所以人们对金属乐的态度普遍是敬而远之。

但是,作为一种音乐风格金属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金属和摇滚是什么关系?国内有多少支金属乐队?金属乐队能挣到钱吗?金属乐队乐手都很凶残吗?金属音乐的魅力在哪里?这一系列问题一定困扰着许多人。

为此,我们采访了《重型音乐》杂志主编吴震。

《重型音乐》是一本推介国内外包括金属音乐在内的重型音乐风格的不定期出版的杂志,今年是《重型音乐》创刊16周年,16年里《重型音乐》克服种种困难出版了将近60期。

出版杂志的同时,16年来吴震也在不间断地引进海外重型乐队来华演出,除了自己主办,也会为一些音乐节等其他主办方引进乐队。

最近,“重型音乐”签约了3组乐队,尝试将中国的金属乐场景推到世界金属乐坛。

吴震说,“重型音乐”是国内唯一一个重型音乐的综合体,既做杂志,也办演出,还签约艺人。

因此,关于我们在上文中提到的一连串问题,从吴震这里寻找答案无疑是非常靠谱的一件事。

 

具体访谈记录:

道略音乐:您是怎么想到要办《重型音乐》的?

吴震: 主要因为喜欢。16年前大家还是通过纸媒等传统方式来了解信息多一些,那时候国内有摇滚、独立音乐氛围,但对于重金属这个音乐门类介绍得比较少,但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又喜欢,另外,因为信息闭塞会产生很多错误的看法,甚至一些以讹传讹的事,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做这样一本杂志。

道略音乐:您是怎么喜欢上金属音乐的?

吴震:我是76年出生的,跟那时候的年轻一样,当初也是什么都听,Grunge、Punk、Indie rock、暗潮等都尝试过,听了一圈最后发现还是喜欢金属。

道略音乐:《重型音乐》纸质版还在出吗?

吴震:纸质版现在先暂停一段时间,你也知道纸媒现在的状况,我们出纸质版其实也是在用别的资金贴这块儿。但是我们有一批一直支持我们的读者,所以纸质版还会继续出,只是不会像以前一样按期出了。

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我们纸质版杂志的阶段性使命已经完成了,因为现在大家获取资讯的渠道已经很多。纸质版更多是一种收藏、情怀、阅读习惯的需要,不过,纸质版确实也有许多电子阅读代替不了的优点,比如里边有大幅的乐队彩页、海报,一些评论、介绍也能让人沉淀下来看。

道略音乐:16年间《重型音乐》出了多少期?最好的阶段是哪个时期?采编团队是怎样的?

吴震:不到60期,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时候是资金问题,有时候是审查,版号的问题。02到03年之后一段时间还不错,其实和整个纸媒行业的兴衰是一样的。我们当时有自己的办公室和固定的编辑,我们会向读者约一些稿,包括海外的读者,我们有些在海外的朋友也会直接替我们去采访一些海外的乐队,在当时我们应该是唯一一个能做到这一点的同类媒体。

In Flames 乐队手持刊载他们的 《重型音乐》杂志

In Flames 乐队手持刊载他们的 《重型音乐》杂志

道略音乐:您学的是什么专业?除了做《重型音乐》您还在做其他事情吗?

吴震:我是学美术出身,除了做《重型音乐》,我还有一家设计公司,也在帮一家乐器公司做推广。

道略音乐:你们一年大约办多少场演出?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演出的?

吴震:几十场吧。不过我们也和一些音乐节合作为他们引进乐队,以及提供现场制作等,比如我们和迷笛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

我们杂志从一开始就不是一本单纯的杂志,我们从杂志诞生的同时就开始办演出,我们的首发是在北京一个早就没有了的迪厅,当时几乎把北京所有乐队都请来了,包括现在我们已经请不起的乐队夜叉、痛仰等,一直演到天亮,来了2000多人,放到现在那都是一个难以想象的事情。

道路音乐:您选择海外乐队的标准是什么?

吴震:作为一个生意来说,当然有盈利有亏本的时候。但我们又不是一个纯的商人,有的乐队赚的可能性并不大为什么我们还要做呢?因为我们本身还有做文化推广的欲望,还是一个爱好者,还有一点点良知在,看到一个乐队很好,哪怕现在国内知道的人不多,还是会引进来让大家看看。盈利是很重要的考量因素,但不是全部。

道略音乐:什么样的乐队在国内比较受欢迎?

吴震:很多在国外很受欢迎,推广也比较多的音乐类型在国内可能没什么人喜欢,中国人喜欢的乐队在国外很多都不是大牌,但在国内好像如雷贯耳一样。这是互联网时代,也是中国不在全球唱片体系里的原因。

什么是大牌乐队?肯定是有大唱片公司力推的,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的。在中国没有人来运作这些音乐,对于中国乐迷来说,不管你大不大牌,所有乐队都一样,不过是几个文件夹。这时候聆听体验就起了关键作用。中国人比较偏好更旋律化的东西,比如北欧的一些乐队,融合了北欧民族小调的音乐在中国特别受欢迎。

一些根植于美国的乐队,偏布鲁斯一些的,可能歌词很好,但是中国人看不懂,音乐编得很好,都得了格莱美奖,但在国内真没什么人喜欢。

中国不在全球唱片体系,语言隔阂,文化差异,审美差异等几个原因共同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道略音乐:“现场制作”是个什么概念?

吴震:演出现场制作是一个件很重要的事,不是说人来了就能演,比如你请了一个国外大牌乐队,每个乐队都有自己独特的要求,无论对于现场的灯光、音响、乐器也好,对于吃住行也好他有自己一套要求,他有他的行业标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那一套和本地兼容起来,达到双方满意。

在国外无论流行音乐也好,摇滚音乐也好都是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有各种各样的标准,不同乐队有一套不同的东西。国内现在好一些了,以前办一个音乐节第一个出场的乐队和压轴的大牌乐队可能用的乐器都是一套的,这在国外是不可想象的,国外乐队都是自己带自己的设备,没有比如说混着用一套鼓的。

道略音乐:所以国内有些音乐节,乐队表演听起来雷同,也是有这一方面原因?

吴震:可能有这一方面原因,因为乐器是音色的基础嘛!

道略音乐:金属乐在国内现状如何?

吴震: 受众比16年前多一些了,但是,还称不上一个行业。一个行业要靠乐队、乐迷、唱片公司、媒体等几方面一起组成。

我觉得整个独立音乐现在可以叫一个行业了,因为每年有不小的产值,还有这么多的音乐节,但单说重金属还只是一个群体性文化现象,不能叫行业,哪怕在整个独立音乐里重金属都算不上比较大的一块儿。

道略音乐:金属乐队现在能赚到钱吗?

吴震:拿窒息乐队来说,现在是金属乐队里收入比较稳定的,收入能达到一个白领的水平。远远没有达到大家想象中的艺人明星那样的高收入。

道略音乐:金属乐队乐手除了做音乐,大部分也会有其他工作吗?

吴震:是的,包括国外很多耳熟能详的大牌乐队的乐手也都有其他工作,只不过他们的休假体系比价完善,能有大量的时间投入到音乐上,超级大牌重金属乐队铁娘子主唱学过开飞机,很长一段时间在一家航空公司做飞行员。

吴震每年带领中国乐队前往全球最大金属音乐节_德国WACKEN OPEN AIR 并担任前方摄影师

吴震每年带领中国乐队前往全球最大金属音乐节_德国WACKEN OPEN AIR 并担任前方摄影师

道略音乐:国内现在有多少支金属乐队?和国外有哪些差异?

吴震:据我了解,广义上大概有1000支左右,但是真正能经常演出,能拿上台面的不到100支。能达到职业化,哪怕半职业化的乐队就更少了,有些风格在国内只有1支或几支乐队在玩儿,这和国内巨大的人口基数完全不成比例。

在北欧一些国家,比如芬兰、瑞典,一个国家可能还没有中国一个北京人口多,但乐队数量比中国全国还多,而且质量都非常高。甚至,日本一些身材瘦瘦小小的乐手,玩儿的动静和欧洲美国乐队没有区别。

中国往下一代乐队可能会好,因为我见过一些岁数很小的孩子,确实还挺厉害的。

道略音乐:金属音乐是只有年轻人在听吗?

吴震: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大家老觉得燥的音乐我年轻时听听就得了,上了班我就听点柔的,其实不是这样。我去国外金属音乐节,现场有很多四五十岁的乐迷,因为他来他可能听他20多岁时候听的音乐,50多岁的人可能不会听新乐队的音乐,但是他会忠于他年轻时听过的乐队,他会听铁娘子、犹大圣徒等。

国外有完整的亚文化体系,他给各个年龄层的乐迷准备了适合自己的音乐和周边,尤其在欧洲,美国相对快餐一点。

前两天我们办了一个波兰死亡金属乐队的演出,唐朝乐队的丁武在朋友圈说要来看,我们都知道唐朝是一支比较传统的金属乐队,但丁武最近对极端金属音乐特别感兴趣,那天演出在愚公移山从头站到尾。

你只要喜欢这种音乐,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年龄不是很大的问题。METALLICA他们都50多岁的人了,还在台上玩儿,弹这种音乐,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你觉得你年龄大了听不了这种音乐了,是你心态的问题,跟这种音乐本身没有必然联系。

不想听音乐你可以找出一万个理由。

道略音乐:《重型音乐》现在签约了几支乐队?你们会为乐队做哪些事?

吴震:签约了施教日、梦灵,以及香港的招魂3支乐队,还有一些乐队是合作关系。我们会帮助乐队有一个全球化的发展,我们也带着这些乐队做过欧洲巡演,我们希望中国的金属乐场景能成为世界金属乐坛的一部分,而不是人家玩儿人家的我们玩儿我们的。

之前我们做了很多年引进来的工作,现在也想做一些推出去的工作。

道略音乐:放在世界金属乐坛,您觉得我们的乐队现在水平怎么样?

吴震:现在比原来好太多了。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演出,也看到人家是怎么演的,加上这几支乐队都有些东方文化特色。

中国的乐队即使你玩纯西化的东西,不加任何民族的成分,也是和西方不一样的,无论你怎样试图模仿地一模一样,仔细一听还是中国乐队,这是文化基因在起作用。所以,中国乐队也没有必要必须玩儿得跟挪威乐队、美国乐队一样,这事儿本身就不大现实,你为什么不发觉你本身就跟人家不一样的地方?

重金属发展到现在,中国乐队从速度、力度等这些纯技术层面和国外乐队基本没得比,国外随随便便一个组了几年的乐队就能把全中国这样的乐队干掉。

中国汉风金属乐队梦灵 吴震拍摄

中国汉风金属乐队梦灵 吴震拍摄

道略音乐:重金属音乐的审美点在哪里?

吴震:重金属音乐的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庞大的综合体,不是所有的重金属音乐都是那么重。平常大家可能听到的死亡金属、黑金属、哥特金属、传统重金属等,其实就像一棵大树,根基都是源于70、80年代那几支乐队,像犹大圣徒、黑色安息日等。然后,向不同的方向发展,可能除了金属乐迷以外别人根本听不出来他们是一棵树的分支,像梦剧院和食人尸、MAYHEM都是金属乐队,但审美取向完全是南辕北辙的,可根源上又有接近的地方。这就是金属乐有意思的地方,而且金属还在不断扩展和外延,所以,确实有必要做一本杂志来把这些风格分支解释清楚。

道略音乐:国内做金属乐的公司有多少?就是你们的竞争对手。

吴震:我其实不太同意竞争对手这个说法,说得好像我们这个行业日进斗金一样。其实从我个人来讲,还是一个比较开放的态度,前提是你对这个音乐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你也喜欢。如果纯当生意,还不如干点儿别的,比这个来钱快。

做这个真是操着卖原子弹的心卖茶叶蛋,经常遇到恶意举报,文化审查……

道略音乐:经常有人对重金属音乐的题材提出质疑。

吴震:重金属音乐题材经常涉及反宗教、血腥、战争等内容,有人觉得是在宣扬一些负面信息,担心小孩听了会变坏,但就我自己来说并没有这样,我身边也没有人因为听了重金属音乐走上犯罪道路的。有这种想法的人第一太看高这种音乐了,第二太看低听这种音乐的人的智商了,影视作品中天天出现凶杀、战争、死人,把几个音符管这么严,特别可笑。

人的能量是守恒的,你在舞台和现场释放了这种情绪,在现实生活中就会变得很平静,我觉得重金属还可以抑制犯罪呢。

在早期的一些金属乐队采访中,有人问为什么重金属音乐题材老是魔鬼啊,战争啊而不是别的?受访者说:“因为这种音乐又快又重,我觉得跟这种题材是最配的,你不能让我写阳光和花吧。”其实就是一个特别简单的原因,并不是说你首先是一个罪犯你才能玩儿这种音乐。

当然,早期唱片公司的宣传也会有一些误导。

道略音乐:你们在做唱片吗?

吴震:梦灵和施教日的都在做,施教日新专辑后期已经做完了,整张专辑的后期制作,包括宣传照的拍摄都是在欧洲做的,这在中国重金属音乐历史上还没有过,所以做完以后在听觉质感上很国际化,和欧洲乐队的唱片质量是一样的。

中国黑暗/死亡金属乐队施教日吴震拍摄

中国黑暗/死亡金属乐队施教日吴震拍摄

道略音乐:前一阵有人质疑国内金属音乐中的“国风”现象,您怎么看?

吴震:所谓“国风”不“国风”其实是一个水道渠成的事,我觉得这是中国金属乐坛在走向成熟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因为金属音乐本就是老外的东西,最开始大家都是模仿,想着怎么能跟他弹得一样,但是现在你有意识地去发掘你身上他们没有的东西,我觉得是挺好的一个事儿。

而且,不论你的初衷是什么,也许你就是想这么搁,或者你觉得拼速度和力度拼不过他们,你就想干点儿他们干不了的,我觉得都没问题,这事儿要先做出来大家再评论,而不是还没做就有人来说你怎么怎么不好。

哪怕目的是出于投机,我觉得也是好的,起码他还特别在乎乐队这个事儿,还想往上走,他也是在音乐上做改变,而不是想着花点儿钱,认识认识什么人。

而且我觉得音乐创作上本身就没什么禁忌,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如果玩儿音乐还有人管着的话,你还玩儿乐队干嘛?

道略音乐:摇滚和金属是什么关系?

吴震:金属乐太庞杂了,又跟传统的摇滚乐在审美取向上有很大差异,国外音乐网站都是把ROCK和METAL作为两个单独的风格来划分的,它有自己的音乐节,自己的音乐公司,自己的媒体,自己的乐迷,完全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群体。广义金属还属于摇滚乐,但细分的话金属和传统摇滚乐真不是一回事儿。

抄完了,要是想转,请记住,你是从我(摇滚乐谈)这里抄的,请注明。

一些演出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一些演出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