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晓利:哦,及时行乐。

万晓利:哦,及时行乐。
万总新歌! 13年前,你说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今天你告诉我们:哦,及时行乐。 01 今天,万晓利发行了2019年的首支单曲《哦,及时行乐》。 上线之后,说实话,我循环了整整一下午。 和以往的歌曲相比,这首歌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但是细想,却也在情理之中。 行走在音乐旅途整整20多年的万晓利,在改变,却似乎一直没有变。 万晓利的身上有一种倔强,一种对生活和音乐的较真,正因为这种深谙内心的透...

比起明星们聚散离合的瓜,我更被张亚东的眼泪所打动

比起明星们聚散离合的瓜,我更被张亚东的眼泪所打动
先报个让人羡慕的喜讯:过几天,我要去现场看《乐队的夏天》录制了! 那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我有机会在现场见到朴树,甚至听他唱歌呢? 因为《乐队的夏天》节目组在微博上官宣了:朴树将参加《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录制!这,也算是一种顺应民意的“安排上了”吧! 《乐队的夏天》的官宣 原因是上一期播出的节目里,16进8两两PK改编赛中,有一组改编的对象是朴树。 先出场的猴子军团改编的是《生如夏花》,这...

这事办的漂亮!为乐队的夏天音乐版权处理点赞!

这事办的漂亮!为乐队的夏天音乐版权处理点赞!
上周《乐队的夏天》第四期播出后,节目口碑逆袭翻盘。上线24小时,微博等平台热搜全面爆发,豆瓣评分上升至8.1分。   本周节目是1V1改编战的第二场,盘尼西林、旅行团乐队、皇后皮箱、反光镜乐队、新裤子等乐队将出场,改编朴树、邓丽君、汪峰等音乐人的作品。改编战结束后,谁将跻身8强名单? 很多朋友在上周都注意到了,翻唱的歌曲在视频画面上有非常细致而专业的版权信息。 没错,...

乐队的夏天大热!你所熟悉的乐队经纪人是怎么入行的?点击了解!

乐队的夏天大热!你所熟悉的乐队经纪人是怎么入行的?点击了解!
爱奇艺独家自制音乐节目乐队的夏天已经连续播出好几期了,里面有成军几十年的老乐队,也有很多仍活跃在演出市场上的主流乐队,当然也有一些知名度较小的新生代乐队。大家齐聚一堂为观众朋友们带来了一场场激动人心的演出。 随着节目的不断更新,一个职业——乐队经纪人浮现在了大众眼前,到底这些经纪人是如何入行的呢?他们学的什么专业?他们入行之前是干什么的?这些问题萦绕在每一个吃瓜群众心头,今天...

白日蜜语|一支“校园乐队”的挣扎与奋斗

白日蜜语|一支“校园乐队”的挣扎与奋斗
△摄影:陈悦湘 川音一直以来都有着繁荣的乐队文化,在以爵士教学为主的官方正统音乐氛围之下,作为非教学班乐队的白日密语可以说是 “孤儿”的状态。 陈嘉骥第一次看的乐队演出现场是在2013年,那是在成都梵木艺术馆举办的第二届成都制造音乐会,也是最后一届成都制造音乐会。这场演出阵容里几乎包含了当时成都所有的新老乐队:声音玩具、阿修罗、马赛克、热超波、星期三旅行、猴子军团等。 在绵阳读书的陈...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就是把悲伤留给自己”| Casino Demon(赌鬼)乐队专访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就是把悲伤留给自己”| Casino Demon(赌鬼)乐队专访
△Casino Demon乐队 两年前的儿童节,作家杨一柳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并配文:“六一,活捉一小只可爱TFboy送你们!六一快乐!” 照片中,Casino Demon乐队的主唱、吉他手王梓与人气组合TFBOYS的队长王俊凯在明亮的窗前相对而坐,两人身穿白T,各自抱着一把吉他,王梓眼神严肃地看着低头抚琴的王俊凯。 第二天一起床,微博上无数人圈他,“王老师辛苦”,王梓一边刷新看着留言,一边又有不断出现的“致谢词”。...

民谣为何如此好听?民谣歌手/乐队作词作曲套路全在这里!

民谣为何如此好听?民谣歌手/乐队作词作曲套路全在这里!
━━━━━ 赵雷又火了,民谣也第 n 次地成为“我觉得好听虽然没有理由”的音乐代言人。可现在,一些民谣身上人畜无害的清新感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在台上假装冷淡,却拥有海量张牙舞爪歌迷的“民谣歌手”,如同被撞坏的消防水泵一样漫天喷射情怀,管简陋叫质朴、把单调当文艺、称直白为情怀——有点儿可怕。他们生产的民谣,旋律质朴、编曲质朴、歌词质朴,就连设备都十分质朴(一把淘宝来的木吉他,加一部手机...

朴树自述|其实我没你们说的那么好

朴树自述|其实我没你们说的那么好
1995年,朴树没钱了,四处跟人打听怎么赚钱。朋友说要不你写点水歌卖给傻逼们,朴树觉得言之有理,没多久就卖了一首。 很快,他又接到一个电话,问他愿不愿意认识高晓松。当时朴树心里挺瞧不上这帮写校园民谣的,觉得他们做的东西也就那样,但为了卖歌答应了,心想反正骗点儿零花钱嘛。 第一次见面,朴树怕见生人,让女朋友跑去跟大紧接头。大紧见到姑娘一脸懵逼:“你是朴树?电话里你不是一男的吗?” 姑...

封杀被安排|这个李志会好吗?

封杀被安排|这个李志会好吗?
独立、自由、不妥协,构成了人们对李志的基本认知,也令他成为独立音乐人的代名词。然而40岁生日到来之际,李志却做出了一个年轻时绝不会做出的决定:加入主流音乐公司,成为一名签约歌手。 面对“背叛”、“妥协”、“投降”甚至是“下跪”一类的评价,李志只是简单回应:“改变是为了更好地生活。”      人到中年,李志不得不面对体力、精力的大幅衰退以及最难解决的命题:如何找到坚实的价值寄托,撑起人生下半...

痛仰乐队真的很low吗?

痛仰乐队真的很low吗?
  痛仰乐队真的很low吗?以下来自知乎杨子虚的回答: 当年我做《愿爱无忧》这张专辑的节目的节目(我对这张专辑的评价很低),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点,高虎在歌词里用了很多意向,套用了很多书名人名事件名,诸如鲍勃·马利、伍德斯托克。 自然会有影响了痛仰转型的重要人物:杰克·凯鲁亚克。 于是在《汪洋中的一条船》这首歌里有这么一句歌词“荒凉的天使你纵身一跃”。 稍微对凯鲁亚克有点了解的人会知道...
Copyright © 摇滚乐谈|Rock&Roll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